预约理财师
姓  名:
手机号:
所在城市:  --选择省份--
    --选择城市--
我已阅读并同意    《和记娱乐投资用户服务协议》

客服热线 400-021-2428

x

合格投资者认定

和记娱乐投资谨遵基金业协会的《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贵机构/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请承诺符合中国证监会规定的私募基金合格投资者的条件。

即贵司/阁下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且符合下列相关标准之一:

(一)本机构净资产不低于 1000 万元;

(二)本人金融资产(金融资产包括银行存款、股票、债券、基金份额、资产管理计划、银行理财产品、信托计划、保险产品、期货权益等)不低于 300 万元或者最近三年本人个人均收入不低于50 万元。

立即注册 登录
陆家嘴夜话

【第五期“陆家嘴资本夜话”复旦经济学院院长解读中国经济的“范式”转换】

2018年04月19日

作者 | 市场品牌公关部 李听

 

从中国产业通往“微笑曲线”的通道可能受阻,到中国经济增长“范式”的转变,到中国经济“去杠杆”、“去产能”背后的原理,到中国科技与全球经济竞争的现状分析,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的分享可谓干货满满,为和记娱乐高端客户和“陆家嘴资本夜话”的到场嘉宾呈现了一场精彩纷呈的思想盛宴。

 

微信图片_20180518102741.jpg

长江学者、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张军教授

 

微信图片_20180518102748.jpg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党委副书记罗绮女士

 

418日,由和记娱乐、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上海市上市公司协会、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等联合主办的“陆家嘴资本夜话”第五期活动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长江学者、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做主题分享。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党委副书记罗绮女士做开场致辞。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战略投资部总监李志琴女士担任了本次活动的主持人。

 

中国通向“微笑曲线”的通道可能受阻

 

2013年以后,中国经济发生了非常有趣的变化,概括起来就是增长的范式正在发生变化;同时,技术追赶和国家角色变得越来越重要。

 

从中国过去的发展历程来看,过去二十年中国经济的崛起,改变的不仅仅是经济层面的格局,在地缘政治上同样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香港出过一个报告,其中有一段话说: 1990年到2017年,美国每年从全球进口的货物中,有47%左右是来自于环太平洋地区。环太平洋地区者,包括澳洲、新西兰、大中华区、日本、韩国、东南亚。他们发现,这个比例在1990年到2017年当中基本没有变化。但唯一变化的是,在接近47%的份额当中,中国的比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90年中国只有7.6%,但到2017年时,已经超过了50%,达到了55.4%。这个报告足以说明,中国经济在1990年以后对全球产生了巨大影响,改变了全球物流的方向。

 

另外,中国在过去二十多年中,经济总量上有了巨大的进步和发展,同时,科技领域也让全球刮目相看。其实,如果用历史眼光来看的话,可以发现,历史往往具有惊人的相似,今天发生在中国的事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也曾经发生在日本。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如从贸易摩擦到美国对中兴、华为发动的制裁,到他们心目中对BAT高估效应的放大,制造了一个“假象”,就是让西方人觉得,中国已经在科技领域和美国并肩了,再加上,按照IMF的测算,中国经济的总量两年前就已经跟美国相当了。所以,客观上西方把中国看成了美国的一个假想敌。基于这样一个背景,特朗普实际上在心目中已经把中国看成了他的一个敌人,所以他出手在贸易、科技、各方面开始对中国进行制裁。

 

那么实际的情况呢,在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经济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制造业的全球化。也就是说,中国通过所谓的“纵向分工”成功嵌入进了制造业的全球化进程。这种纵向的全球化分工,也叫做全球生产链,这根链条是可以拆分的,可以在全球范围内由跨国公司进行资源的整合和分配。中国制造业的扩张,就是通过很多加工区段外包进入了这个产业链体系。

 

很多经济学家认为,只要竞争优势是来自于比较优势,那么不仅可以获得短期成功,从长期来讲,也可以在技术的阶梯上进行逐步攀升。

 

过去二十几年,中国依靠产业链上的竞争优势,分享了全球化的红利。2008年以后,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上所谓“微笑曲线”可能慢慢会笑不起来了,因为通向“微笑”的通道可能会受阻。

 

过去五年,中国经济正在走向新的发展范式

 

微信图片_20180518102750.jpg

讲坛现场

 

过去五年,中国的经济改变了原有的发展轨道,正在试图改变原有的增长范式。五年来, 中国新一届领导人的目标很清楚:就是追求强国强兵。

 

对经济学家来说,中国发展范式的改变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从2013年开始,我们结束了过去二十年所谓的超常增长时代,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韩国著名经济学家张夏准写过一本书,叫《过路拆桥》,他认为,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生产链中攀升的技术阶梯已被发达国家一脚踢开了。本来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按照全球生产链的链条,可以沿着“梯子”逐步往上爬,但结果发现,“梯子”已经被上面的发达国家给一脚踢开了。

 

或许中国当下发生的事情会让很多人想到张夏准,他当年就预判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但事实上,五年以前我们已经开始转变,不用“你的梯子”,而是开启我们自己的增长范式。

 

过去五年,中国增长范式的转变,更大程度上不是因为外部全球化发生逆转,而是因为中国自己经济当中遇到了问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我们开启 4万亿计划拉动了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让新一代领导人开始反思:传统的增长范式是不是还有必要维持下去?

 

实际上, 2007年中国经济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过热,当年实际GDP的增长率高达14.1%,出现了恶性的通货膨胀。按照常规,2008年我们应该实行紧缩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结果到了20081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说,因为美国发生了次贷危机,所以我们必须要刺激内需。2007年,中国经济需求水平已经太高了,供给已经跟不上,推动了价格上升。到了2008年,刺激政策更是让这一背离变本加厉。到了2009~2011年,名义GDP出现了接近20%的年化增长。经济不能维持,所以2012年就开始收紧信贷,进行“去杠杆”。

 

回顾这个过程,我们会发现,我们要转变增长范式,导火索正是4万亿,因为4万亿带来了一个巨大的负担,就是债务的积压。M2GDP的比重从2008年之前的1.31.4倍,到了2012年的2倍左右,达到了历史最高。债务推高以后,经济陷入了债务通缩的两难当中。

 

因为这个原因,使得我们在过去的五年中,需要改变增长范式。就是考虑去产能。一方面,去杠杆,导致需求水平下来了,这样原有的产能就出现了过剩,就需要去产能。去产能,就会产生大量的下岗、失业,那么就出台大量的促进就业的政策,主要是放松服务业的政府管制。“双创”,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提出来的。

 

今年年初,任泽平说我们进入了新周期,被人骂了很久。他的思维,可能是基于之前的经济增长范式,现在这个范式已经改变了,也就是说,政府不会让需求回到更高的水平。相反,我们正在供给侧发力,就是要把产能压缩在比较低的水平,然后以此与需求水平相匹配。这是过去五年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一个重要因素:中央减弱了对地方官员的GDP考核

 

这五年,政府的经济政策保持了货币中性,不搞刺激,需求肯定就回不去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中央政府减弱了对地方政府官员GDP考核。

 

我们的高增长,是因为中央定的增长目标,在地方各级会层层放大。比如说,中央定了8%,到省这一级就是9%,到地级市这一级10%,到县这一级就是12%。因为中央对地方官员有GDP的考核,高增长其实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政治竞争的结果。而要改变这种发展模式,就要改变对地方政府官员的GDP考核模式。

 

过去这五年,地方官员是不是真的改变了他的行为?从下图可以看出来,图中显示了当年完成的GDP增长减掉年初两会时候政府制定的增长目标,所形成的差值。可以发现,2012年以后,大部分省份实际完成的增长率和年初制定的增长目标之差无限的接近零,甚至部分省份已经变成了负值。说明地方政府在过去五年已经没有超额完成目标的冲动。这一项改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就值得我们去很好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