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理财师
姓  名:
手机号:
所在城市:  --选择省份--
    --选择城市--
我已阅读并同意    《和记娱乐投资用户服务协议》

客服热线 400-021-2428

x

合格投资者认定

和记娱乐投资谨遵基金业协会的《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贵机构/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请承诺符合中国证监会规定的私募基金合格投资者的条件。

即贵司/阁下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且符合下列相关标准之一:

(一)本机构净资产不低于 1000 万元;

(二)本人金融资产(金融资产包括银行存款、股票、债券、基金份额、资产管理计划、银行理财产品、信托计划、保险产品、期货权益等)不低于 300 万元或者最近三年本人个人均收入不低于50 万元。

立即注册 登录
陆家嘴夜话

【第六期“陆家嘴资本夜话”鞠建东教授论道 中美贸易争端之一二三四五】

2018年04月27日

作者 | 市场品牌公关部 陆婷婷

 

中美贸易争端问题从323日特朗普政府的“突然袭击”到今天已经发酵了足足一月有余的时间。在过去一个多月,事件有了很多的进展,包括中美双方互相发布关税清单、博鳌论坛中国发出更加开放的声音、“中兴”事件爆发,使得中美贸易摩擦的前景和走向扑朔迷离,也成为了中美两国人民共同关注的焦点。

 

微信图片_20180428093846.jpg

 

426日,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讲席教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鞠建东教授就针对中美贸易战问题加以深入剖析和解读,为和记娱乐高端客户和“陆家嘴资本夜话”的到场嘉宾们呈现了一场精彩纷呈的思想盛宴。

 

由和记娱乐、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上海市上市公司协会、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等联合主办的“陆家嘴资本夜话”第六期活动昨日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如约举行。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总裁助理潘恒宁先生做开场致辞。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战略投资部总监李志琴女士担任了本次活动的主持人。

 

鞠建东教授认为此次贸易争端的核心是增长问题,是以遏制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为中心的行业发展问题。对于中美贸易,中国要坚持战略上合作共赢,战术上“竞争对抗、以战止战”。在本次主题演讲中,鞠建东教授把此次中美贸易争端分成五个方面来论述。

 

微信图片_20180428093856.jpg

 

一个中心

 

一个中心,就是以发展中国高科技产业为中心。从美国301调查的结果很明确指明这次贸易争端的核心问题是阻止减缓甚至打断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如果中国高科技行业能够允许过去三年到五年的发展态势,继续向前发展,中美贸易争端中国就算打赢了,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被美国的贸易争端减缓了,打断了,那就是中国打输了。所以可以看到特朗普一会说一千亿,一会说五百亿,但是总是围绕着中国高科技产业,该出手他还是会出手的。

 

这次中美贸易争端实际上有三个大的背景。第一个背景是全球化的结构性变化;第二个是中美关系的不同阶段;第三个背景是所谓第四次工业革命。

 

背景一,对于全球化的结构性变化,可以总结为两句话,第一个旧常态是高速增长,以美国为核心,但是是中国驱动,全球化上一波的全球化从80年代开始,这波全球化有两个特别重要的特征,第一个是美国核心,第二个就是中国驱动,中国每年以超过12亿的低成本劳动力涌入世界生产体系,是这次全球化的最重要动力。

 

背景二,中美贸易关系可以分为五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49年到1972年(1979年)。1972年尼克松访华,1979年中美建交,在这个阶段,政治上中美是敌对关系,而且在经济上中国没有进入美国的体系。第二个阶段是从1979-2010年,基本上是以中国作为小国(中国GDP小于美国GDP1/2),试图融入美国(大国)为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为特征。第三个阶段是从2010-2023年,中国GDP从美国的1/2,增长到大约相当规模(2023年左右),第四阶段从2030-2040年,中国GDP从与美国相当增长到美国GDP的大约两倍。在第三、四阶段,进入大国合作与竞争阶段。然后进入第五个阶段,中美关系就稳定了,也就是2040年之后,以中国为大国的大国/大国合作阶段。

 

背景三是整个世界面临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美国和中国都试图去抢占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高地。美国对中发起贸易战有长期性、战略性,其目的是维持美国在全球的技术霸权,减缓甚至打断中国高科技产业的迅猛发展,对中国的高科技产业维持领先,从而维持美国在全球经济的领导与主导地位。

 

所以,中国对美贸易争端,必须抓住发展高科技产业这个核心利益。不管白猫黑猫,能发展高科技产业就是好猫。

 

两个基本点

 

第一个基本点,坚持在战略上中美的合作共赢。我们需要看到中美双方是整个世界经济体系的基石,是全球价值链的基石,既然中美互为最大贸易伙伴,中美互为中间产品最大贸易伙伴,共同构成全球价值链的基础。这符合各个厂商和企业家的利益,也符合人民的利益,所以目前这种全球分工是经济自然发展的结果,中美是具备合作共赢的基础的。

 

第二个基本点,坚持在战术上竞争对抗、以战止战。美国政府的短期性目标,是受利益集团的推动,有可能将国内矛盾转移到国外,他们并不会放弃美国对全球经济的主导地位。所谓以战止战,是在贸易争端当中的最优策略是什么?我们的最优策略就是不想打,这是两个基本点。

 

三个防止  三个危险

 

一是防止在战术上轻视退让。美国从历史上对第二大生产大国,例如前苏联是所谓星球大战,日本是贸易战,美国到现在为止在贸易战上没有战败的记录,所以从历史上来看,我们没有数据来支持这次美国贸易战它会输。所以防止在战术上的轻视退让非常重要。

 

二是防止在战略上的情绪化的过度反应。中美贸易之争是利益之争,因此情绪化是没有意义的。既然是利益之争,那么我们就争利益,防止在战略上情绪的过渡反应,看不到中美具有广泛的合作基础和共同利益。

 

三是防止偏离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大局。我们许多改革措施是由开放所促成,但是如果因为中美的贸易之争使得我们原来已经既定的开放进行不下去了,就得不偿失了。比如说我们金融行业的开放,汽车行业的开放,不能因为美国而阻碍我们的前进,不能因为贸易争端就不敢发展。贸易战本身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接下来再谈一下三个危险:第一个危险是日本式,日本在二十多年里面有三个特征,第一是国内产业机构调整缓慢,没有能实现国内产业结构,尤其是高科技产业结构的调整;第二是国内投资缓慢;第三是经济增长迟缓。而这三个特征我们都有。

 

第二个危险是前苏联式的,苏联的计划经济取得很好的成就,但是70年代,80年代的时候越来越差,通过既定的方法推动前苏联的经济,反而让它发展的非常缓慢,而使用激进体制改革,却又造成了社会政治动荡。坦诚的说,我们过去的产业政策在某些方面是失败的,有许多负面的影响,所以第二个前苏联式的教训也不能忽略。

 

第三个是国际金融危机,我们资本市场正在一步步的开放,这个危险也应当加以认真的考虑。如果出现三个危险,中国的经济是有可能出现大规模下滑。中国目前要做的事情无非是排除美国对中国经济,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干扰,继续过去的渐进式的改革开放与发展。

 

四个主要任务

 

第一个推动中国高科技产业的迅速发展。中国的人工智能发展为什么这么快,第一是规模优势,比如说人脸识别,人工智能的基础取决于数据的大小,所以中国本身就有规模优势;第二个中国有相对灵活和自由的市场,当然这也是把双刃剑;第三个中国在计算机行业的技术积累。有这样三个优势本身使得我们的这个科技行业迅速发展是有实力的,也是有底气的。

 

第二个任务是需要推动全球治理体系的重构。我们要继续推进全球的治理体系结构的变化,目前已经有了欧美,北美自由贸易区,但是在中国,以中国为核心的东亚的深度合作一直没有发生,所以我们建议成立亚洲共同体,比如说亚投行就是很成功的尝试。

 

第三个主要任务是要推动中国开放的新战略。中国开放战略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劳动力成本优势丧失,所以通过“一带一路”转移过剩产能,进行全球的产业分工。但是第二个更加严厉的挑战是技术升级的上升空间被发达国家压制,怎么办呢?有一种办法就是构建超大的市场规模,通过组建亚洲共同体,形成以中国为中心的超过20亿人以上的市场,在这个市场规模上实现技术的升级和换代。

 

第四个主要任务是推动国际货币新体系的重构。人民币和美元的长期绑定,实际上说明了中美的货币政策是一致的,美元代表了世界两大经济体,因为美元代表世界两大经济体所以造成美元在全世界无与比伦的强势地位,既然中美之间已经竞争了,就没有不必要绑定,现在应该尽快脱钩,这是从中美关系的阶段而言。

 

五项措施

 

第一纠正特朗普行政当局对舆论的错误导向,美国失去对全球经济的主导地位是一个历史的进程,但是美国片面的非要打断这个历史进程,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挑起贸易争端不是正义的,反而我们是正义的。中国的崛起,中国的增长只是全球人力资本配置的自然表现,中国有这么多的人力资本,自然而然会显示着全球经济实力的配置变化,这并不是意识形态之争。

 

第二需要用镜像策略(以战止战),制定对美贸易报复清单,比如说中兴倒下了,中国要不要找美国报复,答案是肯定的。中国市场对于全球的跨国公司的重要性是无法忽略的,如果美国公司对中国的高科技公司采取打击的手段,那么中国也会选择适当的时间点给予美国的公司死刑判决,这点不能退让。

 

第三我们还是要去支持WTO的框架。虽然是中美之间贸易战,但是我们还是要在WTO的框架下团结美国的大多数人民,这个是有基础的,中美之间有非常多的利益,我们要友好相处,大家一起去研究贸易问题,共同反对贸易战,对世界大部分国家而言,反对贸易战才是目的。

 

第四,对于受到贸易战影响的中国企业需要进行政策性保护,需要减少企业损失。比如说一些高科技行业,比如说钢铁生产厂商,这个我们都需要通过一些产业政策进行保护,这是避免减少企业损失。

 

第五,我认为可以适度退让,尤其是在有利于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原则下,做适度退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