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理财师
姓  名:
手机号:
所在城市:  --选择省份--
    --选择城市--
我已阅读并同意    《和记娱乐投资用户服务协议》

客服热线 400-021-2428

x

合格投资者认定

和记娱乐投资谨遵基金业协会的《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贵机构/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请承诺符合中国证监会规定的私募基金合格投资者的条件。

即贵司/阁下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且符合下列相关标准之一:

(一)本机构净资产不低于 1000 万元;

(二)本人金融资产(金融资产包括银行存款、股票、债券、基金份额、资产管理计划、银行理财产品、信托计划、保险产品、期货权益等)不低于 300 万元或者最近三年本人个人均收入不低于50 万元。

立即注册 登录
和记娱乐研究院

【特朗普税改对美国市场的影响】

2017年12月07日

12月2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特朗普税改方案。目前,特朗普税改方案落地仅差最后一步——将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的税改方案差异进行协商解决,这标志着特朗普税改取得了关键性进展。那特朗普税改内容具体到底是什么?预期收效如何、会对美国经济产生哪些影响呢?


特朗普税改最初的设想

image.png

信息来源:how much.net, 和记娱乐研究院


企业税方面改革:预期将吸引更多企业回归本土和将海外利润转移回国    


目前,美国的企业税税率为35%,特朗普之前的“梦想税率”为15%,但由于在这一点上特朗普与国会的大部分共和党人是存在很大分歧。


现行税法,企业转回海外收入,面临的税率成本是35%,若推行属地制,预期将大大提升跨国企业转回利润的比率。


个税方面的改革:富人、中产受益,低收入人群看税率提升和补贴综合影响


目前,美国的个人所得税与我国一样实行阶梯制税率,总共有7个等级,最低一级税率为10%,最高一档税率为39.6%。特朗普计划将7个等级缩减为3个,最高税率降至35%,最低一档提升至12%。非常明显,针对个税的改革计划明显偏向富人,最高一档税率缩减4.6%,无疑使得富人少纳了非常大一笔税;而最低收入人群的纳税标准却提高了2%,无疑增加了最低收入人群纳税负担;中产按收入水平,部分分流到较高税率,部分分流到较低税率。


提升子女补贴额和取消子女补贴税收补贴收入门槛,使得更多低收入和中产家庭受益。而遗产税的取消无疑帮助富人减少了大部分税收支出。

image.png

信息来源:how much.net, 和记娱乐研究院

图注:特朗普个税税改方案较现行个税制度的变化(美国报税可按个人或夫妻共同报税)


参议院和众议院实际通过的版本


上面所述特朗普税改方案是特朗普所预设最理想的情况,但实际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的税改方案较之有差异并且参、众两院版本也存在差异,特朗普还需两者达成一致。特朗普税改通过目前来看难度不大,但是最终版本离特朗普设想差距如何就不确定了。


参、众两院通过方案重点条款对比:


image.png

数据来源:网络信息整合,和记娱乐研究院

参、众两院版本在个人所得税等级、替代性最低税、学生贷款、遗产税和企业转制后税率等级改变以及海外利润回流税率方面有较大差异,且与特朗普最初设想也存在较大差异:


个人所得税方面,众议院版本中最低一档税率较现行最低10%税率有所提升,但最高税率维持现行不变,低收入人群税收负担增大,最高收入人群税负不变;参议院版本中,个税最低一档维持不变,但最高一档由39.6%降至38.5%,但减税力度也不及特朗普之前所说,降至35%。遗产税方面,众议院豁免纳税额度为1100万美元,到2023年彻底取消;参议院是众议院的两倍,但不取消遗产税——实际对于富人来说,可能享受现阶段额度更高的参议院的版本更加受益,因为承诺2023年取消遗产税更像一张空头支票,2020年特朗普能否连任还是未知数,下届总统如果不是特朗普推出新税改方案,取消遗产税可能未实行就腰斩。企业所得税方面,众议院通过的税率水平较参议院较低,但还是离特朗普的“梦想税率”水平相去甚远。而对于之前所提最大亮点——跨国企业海外利润回流免税,实际两院通过的方案中并非如此,众议院通过的版本为现金方式回流征税14%,非现金方式为7%,而参议院版本未提及这个问题。


特朗普税改对美国市场影响展望


按照特朗普的设想,税改方案可以达成以下影响:美国跨国企业回归本土将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海外利润回归国内将带动投资,拉动经济增长;富人税收带来的收入增加会引致更多的消费以带动经济的发展同时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看到这里,不管实际达成效果程度如何,感觉朗普税改的方案基本上是朝着这个方向走的。但具体是否能收到成效呢?其实,我们回顾一下之前几任美国总统的税改方案发现,特朗普企业税改的力度与近期最低税率还是有很大差距,但之前更低税率的情况下吸引美国跨国公司回归本土并不多,即使海外利润回归但钱并没有投向投资……


总体来说,特朗普税改总体又是里根式税改的一个延续。对个体、家庭来说,富人收益最明显、中产阶级也从中获益,低收入人群因最低一档税率提升,实际收入会减少。而就收入弹性而言,中高收入人群低于低收入人群,使得中高收入人群因税收减少而获得收入增加对于实际消费的刺激效果会比较温和。而针对企业的税改,小布什“税收假日”时期税率更低,预期美国跨国企业海外利润回归本土的效果较之那次会较差,而且回归国内的资金是否按特朗普所设想对投资和增加就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从而刺激经济、利好美元?这个还有待时间的验证。